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旅遊業競爭力報告2015之社會開放程度



世界經濟論壇在57日發佈的《旅遊業競爭力報告2015》顯示,西班牙為全球旅遊競爭力最強國,香港排行13
在亞洲排名方面,日本位列第9,澳大利亞(第7位)、新加坡(第11位)、中國(第17位)、馬來西亞(第25位)、泰國(第35位)以及印尼(第50位)。
在過去四年中,全球旅遊業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長,目前已佔到全球GDP總量的十分之一。與全球經濟2.3%的年增速相比,旅遊業在世界經濟持續疲軟狀態下表現出強勁活力。
據世界經濟論壇旅遊業理事會預測,今後五年,旅遊產業年增速將進一步上升至5.2%
香港
《旅遊業競爭力報告》採用14大指標對141個經濟體進行排名,在14個項目評分中,香港與亞太地區相比,一般地享有優勢;其最大優勢在於地面和航運設施。但它在環保、開放度、文化與商務旅行、自然資源、旅遊點則只得平均分;其在購物上是唯一的落後。
報告第172
中國
中國之所以排行17,是因為它的面積龐大,特別是它的對外經濟發展。。它在2013年接納了55百萬國際旅客;它的文化資源排第4,其自然資源位列世界自然遺產第3;它不斷擴大空域,令其排行25
旅行及旅遊競爭指數
世界經濟論壇所使用的指數為14項,它與2013年的在名稱上稍有不同,在2015年的分為:
有利環境─
營商;
安全和治安;
衛生;
人力資源;
資訊及通訊友善;
旅遊發展政策─
政府對旅遊業的重視性;
社會開放程度;
購物便宜;
環境保護;
基建─
航空服務
陸地交通及港口
旅客服務
自然及文化─
自然環境
文化環境

世界經濟論壇本來還有第15個大項─氣候。由於尚未解決其數據運用和理解上的困難,因而暫時懸空。

旅遊業競爭力報告2013
2013年報告中,它寫道,香港的總分在全球排行15;其交通基建排行第6;經濟基建排行第2;治安排行第3;但由於其不注重環保,環保排行118(全體為140)

Travel & Tourism Competitiveness Index
1.          Policy rules and regulations
2.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118
3.          Safety and security
4.          Health and hygiene      50
5.          Prioritization of Travel & Tourism

Sub index B: T&T business environment and infrastructure
1.          Air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2.          Ground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3.          Tourism infrastructure   71
4.          ICT infrastructure
5.          Price competitiveness in the T&T industry   32

Sub index C: T&T human, cultural, and natural resources

1.          Human resources
2.          Affinity for Travel & Tourism
3.          Natural resources   84
4.          Cultural resources    42
5.          Climate change

(注:以上的旁邊數字為香港排名,由於其較為落後,所以特別引起注意。)

後記
在雨傘運動和其之前的反蝗和之後的反水貨客示威,及政府推動的一周一行,其影響並未反映在2015報告中。
對此,我們應該注意其第7大項的“社會開放程度”(International Openness),香港在這方面排行47
Pillar 7: International Openness (3 indicators)
Developing a competitive T&T sector internationally requires a certain degree of openness and travel facilitation. Restrictive policies such as cumbersome visa requirements diminish tourists’ willingness to visit a country, and indirectly reduce the availability of key services. Components measured in this pillar include the openness of the bilateral air service agreements which the government has entered, which impacts the availability of air connections to the country, and the number of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in force, which proxies the extent to which it is possible to provide world class tourism services.
“社會開放程度”由三個指標構成。其第一項為入境簽證(Visa requirements),這方面,香港排行第3;第二項為領空權的開放(Openness of bilateral ASA),香港排行27;第三項為區域性商貿協定(No. of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in force),香港排行74
可以預見,在未來的2017報告裡,香港的“入境簽證”和由之的「限制性措施例如麻煩的簽證,以減低旅客意慾」必被這世界性機構扣分。

香港人在長遠而言,需要反思的是:我們在平衡各方利益时,有否增加整體性的歧視性心態,從而削弱了自由社會的這一核心價值。換句話說,香港人的文明程度有否被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