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 星期日

醫院門外失救,必須撤查!


昨天為香港最熱一天,創出130年以來的最熱溫度紀錄!下午4時半平均錄得攝氏36.3度高溫。這是我的好友中暑的時間。
我們同屬英皇書院同級同學。他是優才生,A班學生,斯文俊俏。由於他的哥哥是英皇的72良生,老師喜歡將他與其哥哥相比,令他感到尷尬。他大概屬於所謂乖學生,我是頑皮的學生,在校時我們來往不多。
他之後到加拿大升學,回港後當了理工的講師,因為不擅於辦公室政治,提早退休。
我倆在退休後每週打乒乓球。梁兄為人謙謙君子,熱愛民主,疾惡如仇,喜歡釣魚,務農。

明愛事件

  ○八年十二月二十日,運輸公司東主楊先生(五十七歲)心臟病發,在明愛醫院急症室求助,醫院女職員着楊的同事打九九九報警。事主兒子報警後九分鐘,消防處先遣急救員抵達現場,兩分鐘後進行首次除纖電擊治療。
明愛醫院急症室主管指,事發時他們收到事主的電話,已準備出動,但需要四至五分鐘準備,「急症室都有除纖器,用服務醫院內病人,比較難攜帶,同埋我都需要時間準備,好似派邊個去,乜急救儀器咁。」

最安全的地方是最危險的地方

今次事件差不多是明愛事件的翻版。兩者都是在醫院附近因心臟問題失救而死。醫管局在明愛事件中並沒有真正吸取到教訓。問題是醫院的設計並沒有考慮到醫院附近的搶救事件。醫院接報後,第一時間是由沒有基本醫療知識的保安員處理。當中失去的5分鐘是關鍵的時間。而且,由於醫生就在眼前,大家都等待醫生吩咐。

心臟除顫器

筆者曾接受心臟除顫器的訓練。聖若翰救傷隊的導師指出,在東京,心臟除顫器是安放在路旁的汽水售賣機旁的。因為,每拖延一分鐘,病患的生存率即降低10%。他還建議學員,對於特發事件,無論我們會否使用這機器,都應該按圖使用。因為,用則多少有希望,不用則沒有希望,所以用錯是沒有問題的。

今次事情的時間序


下午446分,該院保安員接獲途人要求協助;
下午454分,消防處發言稱,於收到上址有人暈倒報告;
下午455分,救護車到現場;
下午459分,警方接獲報案;
下午506分,事主送抵醫院。

在這段時間,途人見到醫院職員多次用對講機召喚醫生,其間有三至四名職員及保安出現,但遲遲不見醫護人員到場,事主就這樣躺在「熱辣辣」地上。

在這件原本只需5分鐘經醫院正門到急症室的事件,最後花了至少20分鐘,高永文表示,「若果他當時在現場,有否急救工具都會第一時間盡量急救」。

高永文解釋,當時保安接到途人通知後,花去數分鐘通知急症室的人員,急症室的醫護則再用數分鐘預備急救工具;當醫護人員到場時,患者己經上了救護車。

事件重組

醫院接報室派保安員了解事件和醫務人員預備工具的約十分鐘,已差不多把病患的生存率降低至零。因此,檢討的教訓應該是,在這種情況下,接線生第一時間派出去的人應該隨身攜帶心臟除顫器,和有能力運用。
在香港,保安員很多時候是第一到現場者,心臟除顫器課程應是保安員的必修科 (事實上, 心臟除顫器的設計是給任何人使用的)

後記

當我在今早收到梁兄的噩耗時,我差得不會說話。我們在兩天前才在球室見面。梁兄是我很敬重的好友。

在此,我送他一首歌。
CHAD AND JEREMY
"A Summer Song"

They say that all good things must end some day
Autumn leaves must fall
But don't you know that it hurts me so
To say goodbye to you
Wish you didn't have to go
No no no no

他們說好的事物都有完結的一天,
正如秋天的樹葉要落,
但你應該知道這會令我很傷心,
向你說再見,
希望你真的不用去,
不用,不用,不用。

這再一次讓我相信,好人大都去得更早。
山青 涕泣

201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