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

要求在一點上澄清


致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醫生的公開信:
本人是香港大學1976年理學士,是畢業生議會的成員。728日發生的事情有目共睹,不同觀點可能帶來不同演繹,但事實屬於事實。
本人在731日收到閣下致港大成員的話,當中指,「大學校務委員會對學生728日擾亂校委會會議的行為深感不安,該擾亂行爲導致會議中斷,並對校務委員和大學教職員造成精神困擾和身體傷害。」

根據事態發展及港大校委會成員盧寵茂醫生的自述,本人希望閣下進一步解釋,何為學生的擾亂行為造成校務委員的身體傷害?

祝安康

劉山青
2/8/2015




附錄

以下為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醫生代表校委會致港大成員的話:

各位港大成員:

        大學校務委員會對學生728日擾亂校委會會議的行為深感不安,該擾亂行爲導致會議中斷,並對校務委員和大學教職員造成精神困擾和身體傷害。

        作爲大學家庭的成員,校委會一向尊重學生的言論和表達自由。我們對當晚校園發生的暴力事件,深感震驚難過。我們完全無法想像,該等事件有可能在港大發生,以及學生有可能牽涉其中。

        校委會一向以大學福祉為依歸,秉持理性開放的討論精神和集體負責的原則,按照既定的程序辦事。每一位校委皆為信託人,獨立地提供意見和作出決定,不受他人的影響和施壓,更遑論屈服於暴力之下。

        校委會已要求大學管理層就728日發生的事件提交事實報告,並制定計劃,確保未來校委會會議能在安全有序的情況下舉行。


梁智鴻醫生
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