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重要文獻選編》


政改一戰役後似乎皆大歡喜,各取所需。建制派製造了不少笑料,令泛民的支持者哈哈哈,消了很多怨氣。有點像強盜在殺人前絆了一交,被害者呵呵大笑,但人最後還是被殺了。事實上,泛民什麼也沒有爭取到,應該不會搞勝利大遊行吧。
梁振英在19日下午宣布,調整下周五向財委會提交的審議事項,優先處理一系列紓困措施的撥款項目。工聯會議員陳婉嫻表示歡迎;梁家傑表示認同。
泛民要與政府重建互信,已不能靠梁振英,要找中聯辦。因為,《人民日報》在翌日發表的評論員文章,「反對派應對香港民主發展進程受阻負全責」表明,「他們選擇否決普選方案,其目的是與中央爭奪香港管治權,圖謀把香港變成獨立的政治實體。」
托爾斯泰的名著《戰爭與和平》有一幕,拿破侖皇帝入侵俄羅斯後無法自拔,十分苦惱。他找沙皇的大使希望媾和。沙皇的大使對他說:「你跪在亞歷山大大帝前,請求寬恕吧!」
8.31決定
基本法已將8.31決定附加為其文件23。其決為:
一、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時:
(二)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從行文上看,泛民在未來仍然要面對8.31,面對人大。《 人民日報 》( 20150619   11 版)全版介紹,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辦公廳、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重要文獻選編》,已經出版。全書分四冊,共收入二百四十三篇重要文獻。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重要文獻選編》
《文獻選編》的主要篇目有劉少奇的《關於人民代表大會問題》;周恩來的《關於人民代表大會的召開和實行普選》;朱德的《建立與健全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國家建設事業必不可少的保證》;毛澤東的《政協的性質有別於人大》;  周恩來的《專政要繼續,民主要擴大》;1990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喬石的《把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作為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根本任務》;江澤民的《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2005年的《中共中央轉發〈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關於進一步發揮全國人大代表作用,加強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度建設的若干意見〉的通知》;2010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2010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 張德江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六十年的實踐經驗》和習近平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和《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後政改時代
泛民需要決定,走本土路線,不用理會它說什麼,只要叫多些人上街就成;還是,認識中共,知己知彼,在制度內改變。

中共是一中央集權體系,它是透過重要文獻,下達訊息,不斷蛻變的。人大是其牢牢操控的最重要工具,制訂和修改法律。港人若認為需要在中共的體制內爭取民主,不能不對人大多加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