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六四主題




支聯會在每年六四晚會都會一有篇六四宣言,反映其對每年國內的民主運動發展的認識。有人認為支聯會只會行禮如儀,要答覆這問題,只需要翻查其六四宣言。本土派以中港無關為由反對維園集會,其實是倒退到江澤民的河水不犯井水論,這個過時論述連中共現時也不再提。
自八九六四之來,國內的民主運動是不斷發展的,計有憲政改革運動、組織地下黨、公開組黨、和平憲章、天安門母親、我要回家運動、和現時的維權運動。當中有一些激動人心的事件,如201266日的李旺陽被自殺事件。筆者認為,超級低俗屠夫被捕應該是今年國內民主運動的重要事件,因而應是今年的六四主題。

事源

吳淦出身於基層,從鄧玉嬌事件開始關心普羅市民被欺壓事件(2009年鄧玉嬌拒絕提供「特殊服務」,刺傷三位強姦她的官員)。他以網名『超級低俗屠夫』以網絡方式報導並宣揚其維權抗爭。他在今年520日為一案件,因準備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口擺設靈堂,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10日。在27日,當局以尋釁滋事及誹謗罪,轉為對吳淦刑事拘留。中央電視台以十二分鐘的篇幅指吳淦熱衷炒作社會熱點事件,手法出位。《人民日報》等多份官媒多次大篇幅報道吳淦事件。事件說明,他觸動了中共的神經。

超級低俗屠夫 被刑拘為誰敲響警鐘

《人民網評》在29日以上為題的文章點出了官方的看法,
「在不少人眼裡,吳淦是一名打抱不平、行俠仗義的勇士;
吳淦的做法都是打法律擦邊球;
他的名氣越來越大,也似乎越來越有“號召力”;
認為事情鬧得越大就越能得利,這種想法是錯誤的;
標榜為獨到的“行為藝術”;
吳淦被刑拘為很多人敲響了警鐘。顯然,吳淦被刑拘不是終點,鐵的事實、威嚴的法律讓那些利用網路胡作非為的“吳淦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質,算盡機關太聰明,到頭必定是法律的嚴懲。」

吳淦網誌

吳淦在Google +社交圈裡留下了200多頁的帖子。它記載了從20122月至被捕前518日的最後一帖。社交圈有8,790 位追蹤者和623,082 次瀏覽。他在被捕前的主要關注是417日的「屠夫為任自元募款呼籲書」和201557日的懸賞令 ─慶安火車站徐純合被擊斃事件真相,屠夫特懸賞十萬元人民幣徵集當時案發現場視頻。
吳淦網誌實質上也是他的日記,記錄了他的自白   201233日帖,站在街頭拿出喇叭,大聲呐喊,這種嚮往自由的行動是一種天然的追求!
他的過去 2012615日帖,由於89那年的事,90年秋季又招了一批兵,我當兵第一年就當了班長,自己還是娃娃兵;
在機場邊防,整天和上班無異,一百多個兵,一百多個官,整天被幹部帶去偷雞摸狗,倒機票,賣介紹信,走私香煙,敲詐勒索,吃喝玩樂,壞事做盡。
他的認知 201232日帖,如果不進行體制徹底的改革(就是打破一個黑社會集團壟斷),那麼所有的改革和努力都將白費,所有改革都將成為騙局。
他的親情 2012615日帖,上班混日子,下班燈紅酒綠,每天應酬,面對各種不喜歡的人,老家整天有人找我幫忙(出入境),加上和孩子媽媽的矛盾,決定換種自由的生活,於是辭職賣掉房子,帶上女兒開始流浪。

後記

“吳淦們”在中國支持者眾,但外國對他們知之甚少。中共可能明白到,較知名人士如劉曉波或艾未未,這批十分活躍又懂得運用網絡宣傳和維權技巧的草根階層,對中共的危害更大。打擊“吳淦們”可能是中共的新動作。若有心人士願意為吳淦網誌出列傳,該是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