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何俊仁:我倡議辭職公投

何俊仁:我倡議辭職公投

過去三十多年我投身香港民主運動,九五年獲市民支持,進身立法局至今二十年,和市民一起走過這條漫長的民主路,但今時今日,普選仍然遙遙無期,我感到痛心和憤怒。

二十年來,我一直緊記市民的重要託付,就是要我同大家一齊爭取民主,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地香港人清楚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大的獨裁政權,香港與內地政治經濟密不可分,要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絕不容易。事實上,香港近年的法治、新聞自由、廉潔急速惡化,我清楚知道,要向不民主的中共政權爭取香港民主極為艱巨。加上保皇黨僭居政府和議會,將議會外的多數,壓制為議會的少數。顛倒是非,互相包庇,肆意進行政治經濟利益分贓,造成官商勾結,民怨沸騰。

2010年民主黨接受政改,最重要是要避免北京藉口政改一再被否決,而收回20172020的時間表。然而,人大831的決定實際上推翻了普選時間表,扼殺了香港人普選希望,讓國際社會清楚看到中央政府背信棄義,欺騙香港人。我和香港市民一樣痛心和憤怒!

佔領運動醞釀期間,我曾公開向市民莊嚴承諾,必然會否決任何不民主政改方案,我必定遵守有關承諾,對假普選方案投下反對票。但為了表達我和香港市民對人大831決定的憤怒和的蔑視,我決定向市民和民主黨提出重要的倡議,讓我在否決假普選方案後,辭去立法會議員的一職,啟動民間公投,讓市民向中央發聲,要求推翻831決定,重啟政改,落實真普選。我希望今次辭職補選,結合雨傘運動的精神,成為「雨傘公投」,讓香港民主運動揭開新一章,讓民主力量得以在社區延續和轉化。我會爭取民主黨通過「雨傘公投」的建議,這場新民主運動,並非本人或民主黨能一力承擔,因此我會爭取市民、泛民主派和各界別的朋友,組織跨黨派平台,團結民主力量,共同策劃,以突破不民主政制的封鎖。

香港民主運動人才輩出,在我離開立法會的一天雖然未見民主,但我深信香港市民,和年輕人,一定會延續我們的民主夢,直至成功。

201519


劉山青網誌│何俊仁,立即辭職吧!


852郵報    2015-1-9  18:41
正當立法會的自動擴播「會議室一的會議即將進行表決」不斷之際,民主黨超級區議會界別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與其黨友涂謹申、胡志偉、單仲偕、黃碧雲一起在民主黨的記者招待室舉行記者會。會議室一正舉行201519(星期五)的財務委員會;他們都是財委會委員。

深水炸彈

何俊仁投下深水炸彈,宣布將向黨要求,准許他在政改方案投下反對票後,辭職引發公投,迫使中央撤回8.31和重啟政改。但其公投又不是收集民意,因為,他在記者會上表示:「讓市民表達其憤怒和反對。」

何俊仁的宣布脅迫了民主黨,因為民主黨常委和會員大會若不通過其倡議;他別無選擇,只有退出民主黨。他的深水炸彈似乎炸著自己居多。

時間問題

更為重要的是,政改第三步曲投票和辭職公投得到結果後,大約到了2016年年初;完全不足夠時間進行新一輪五步曲、本地立法、籌備選舉和選舉過程等法定程序;因此,重啟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何俊仁其人

筆者從不懷疑何俊仁的誠意。何俊仁在大學時期始,一直參與民主抗爭。他是港大時期的自由民主派,即民主右派。在當年,大部份社會派(相當於現時的民主派)屬新左派。何俊仁能堅守原則,甘居少數派,十分難得。他也是筆者認識的學運領袖中,極之少數,若不是唯一,不玩弄小手段的人。筆者常笑謔,他是民主黨內的好人。北京民運人士、23名被點名的知識份子、嚴家褀是大好人。他曾向筆者感嘆,在政治上,好人是沒有用的。

之前還是之後

何俊仁方案的核心問題是何不立即辭職?何俊仁所準備的新聞稿並沒有此段。他在佛洛伊德的「說漏嘴」Slip of Tongue,在讀稿時,加上一段:「不在事前辭職是因為不容許出現變數或別人的猜想。」他在回應記者提問時,進一步解釋,在金鐘佔領期間,有佔領人士強烈反對,指責事前辭職是想讓共產黨通過方案。這屬無稽之言,勿聽。

律政司已在去年解釋,基本法附件內的三分之二多數是指70人的絕對值,即除建制派的全數外,政府必須多取4票;因此泛民辭職與否,白票與否,都不構成支持方案的關鍵4票。

科學及客觀原則

若民主派在全港性對決的公投中也輸給保皇派,全港市民應該認命;否則辭職公投完全沒有意思,也違背民主原則。其次,何俊仁在記者會上推崇「科學及客觀原則」。在這原則下,我們看到未來大半年是香港民主前途的會戰,那有將軍會在決戰後才運用最大武器。何俊仁,立即辭職吧,將席位交給何韻詩,讓新世代響應時代的呼喚吧!

 

201573


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