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反釋法大遊行,to be or not to be.


今天的反釋法大遊行有佷多大學生參加。給人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們會感到自已的領袖或代表,被共產黨粗暴褫奪公權,後果可能相當嚴重。
遊行中,與朋友談起筆者的意見。有一些話,筆者表示,筆者從未說。以下是筆者的一些看法。
不少朋友認為,中共在今次事件完全精心部署。筆者的意見是,現時的發展大致合乎發展規律,所以也不用過份高估敵人。它大致為雨傘運動的延續,筆者在為蕭若元的香港的命運系列《雨傘運動之香港大撕裂》寫時間序,就是以本土踢筴事件作結。
香港今天的問題不單在年青人身上,它是整體公民社會的表現,以為交棒給青年是誤會,交也不是這樣交法。

筆者和馬龍兄在是否支持遊行有不同看法。他認為:“政治就是戰爭,被木馬了,從内部攻破,不針對木馬,竟联手木馬抗議敵人入侵?唔明!”
筆者參加今天的遊行,但從未想過是為了支持梁游兩人的。筆者認為,今次釋法是回歸以來,對基本法的最粗暴和赤裸的撕毀,十分嚴峻,是大是大非,抗爭能否轉化要看人心取向,在這一刻,應全力抗爭。

馬龍兄的另一個看法是,“上街抗議的理想结果,是迫當權者善意回應,而非惡意反擊對不對?不過今次筆者看到的,肯定只有惡意打擊!”這一點,筆者並不同意,筆者要求他“舉一個合乎中共善意回應的香港遊行例子?”馬龍的回覆是,“收回23&老董脚痛”。
筆者不同意馬龍反對遊行的貼文,但筆者完全理解馬兄的擔憂及尊重其意見。他的意見反映了泛民在這問題上分裂和被分化,因而無法有力地回擊。至於何為惡意反擊?筆者並不明白。

今次游行之前,游蕙禎引發的「民主回歸論」令中共成功收回香港,筆者認為完全無聊,並引發一場網上爭辯。

筆者:完全無知,今天的事何能扯上20年前的,只有一批精英關心的民主回歸論。她越解釋越令人感到其掩飾。令人生疑。
A君:吓民主回歸唔需要為今日局面負責?
筆者:20年前的社運份子, 不少今天已經作古。每個年代有每個論述。他們若提出,“同胞們,拿起槍支,保衛國土”, 你估今天的局面又如何呢?白痴!
筆者:不過,我那時正在坐獄,連提的資格也沒有。
筆者:政治是看實際結果或後果的。一個政治人物他的想法有時變得不重要,他的行動則十分重要。
A君:做唔做到同向錯既方向行係兩回事。仲有,用唔民主既方式搞民主回歸根本係自相矛盾。
筆者:孫中山若不是最後一鋪敲中,後人都會說他的方向有錯的。香港社會運動在本土前和青政出道之前全都錯的啦?理由很簡單,香港在之前的社運的主摧下沒有獨立成國,對嗎?
A君:係指民主回歸係錯既方向,唔係指依家做唔做到既問題。
馮可立:我係當年的一個民主搞手。當年流失了不少資本及人才,好多人都唔想留喺香港,移民外國,你要當時搞獨立唔會有人啋你。唔係我地唔認識呢個政權,而係我地有好多時代局限。呢班年青人根本唔明以前係點,又唔肯聽吓人講,鬧當時嘅人冇眼光冇智慧,以為自己叻過好多人,結果自製困局,在泥濘中打轉。唉!
A君:有無人理會同方向啱唔啱係兩樣野,唔該唔好要我不停重覆。有時代局限唔代表就咁放棄。去做但做唔到同主動衝去死路係唔同。用唔民主既方式搞民主回歸,一開始就知道有問題,依個唔係事後孔明,做錯就係做錯,只係錯得多定少。
A君:錯得可唔可以原諒可以講,最錯就係唔認錯。
筆者:所有政治運動都有錯誤方向和局限的,尤其是2O年前的事。你不如說黄帝打敗了蚩尤,令我們全部變成中國人啦!
A君:民主回歸已經無任何可能達到目的,就係錯。用黃帝做比喻根本完全唔係果回事!
筆者:我屬托派,當然不同意民主回歸。但我理解,那個年代的知識份子只能走到這步。這就是歷史。
A君:有本事就講道理。
筆者:我們有冇本事的都說道理的。這是人與畜生的分别!
A君:只能走到這步,定係被自己思想所困。啱既野用做唔到都要做,用自己方法開創前路,下下永遠屈服於現實只會咩都做唔到。
筆者:沒有達到目的的政治運動有很多。我們現在有真普選嗎?咁,你又點睇雨傘運動和所有泛民,本土在雨傘運動的說話。
A君:係連方向都錯,唔係達唔達到問題。
筆者:你不如告訴我,在二十年前沒有屈服於現實的人是誰?做過些什麼?和結果!
筆者:政治是眾人的事。做唔到,即那一代人都唔到。什麼叫歷史?
A君:因為屈服於現實,死路都要衝,我真係唔明
筆者:政治很殘酷的,已沒有回頭路!
A君:我知呀。但民主回歸係咪對今日局勢無責任?責任有幾多可以講。但無諗過當日既事點影響今日?
筆者:最重要的是,民主回歸已放在歷史的垃圾桶內,在今天全無現實意義。拿出來當政治攻擊是暴民心態(mob mentality)。雙黄真可笑。另,我們應尊重以前的社運者的努力。
筆者:我唔知你幾多歲?你即是和一批老人討論他們以前可以點樣點樣做會更好!你說自已有冇問題呢?,
A君:唔係點點點更好,係連方向都錯。打過比喻,唔係跑姿問題,係跑左場外問題
筆者:這問題太複雜,不是可以用些比喻解決的!你的唯一方法是寫一完整論述,討論回歸時的社會抗爭,否則,只說唔得唔得,最好到維園表達!
A君:首先,係有小錯,我睇唔到青政有咩大錯。講推卸責任,真係唔覺。

筆者:我也不知是小錯還是大錯。總之,全城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