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美國大選關係香港


週日 2016-11-06 劉山青 美國大選關係香港




香港面臨兩件大事,一是人大如何釋法,二是美國大選。現先談美國大選。

一位做生意的友人與筆者談起美國大選,他最關心的是,會否如英國脫歐公投,所有大行都估錯,結果英鎊大跌。

英國脫歐公投對大行來說,幸好大家都估錯,大家都沒有損失,真正受損的是英國老百姓,尤其是提退休金的。

我的友人來言:

「有美國友人提醒我(即我的友人),美國選情已出現根本性的改變。愈來愈多的人相信,希拉莉私通外國,比特朗普更不宜當總統。近期,希拉莉的支持者已熱情不再,開始動搖;但特朗普的支持者卻堅定不移;高下已見。特朗普有很多隱藏的支持者,他們不敢公開表態支持特朗普,是因為美國的建制與主流媒體所鼓吹的理念令他們覺得支持特朗普是政治不正確的,所以恥於表態;但在他們心底裡,他們實是支持特朗普的。所以,今次投票的結果將與英國脫歐一樣令人意想不到。

特朗普若是當選,利率會升,美元會強,股市會跌,全球投資環境會大變,大家宜早作準備。

在政治上,特朗普會拉攏普京以孤立中國。他會以保護美國人民的工作機會作藉口,向外國産品收重稅,並挑動全球實行保護主義,令中國沒法做世界工廠。他會指控中國政府操控人民幣滙率,令中國在金融政策上無所適從,因而在宏觀調控上犯錯,經濟因而硬著陸。為了令中國這個老二没法崛起,即使美國暫時吃點小虧,他覺得也是值得的。」

我關心美國總統選舉的電視辯論,全看了三場。美國總統選舉關乎全世界,因為喬治布殊的當選改變了全球,直至今天。特朗普的團隊將希拉里描繪為最腐敗的候選人。希拉里的則描繪特朗普為瘋子。無論如何,美國人已經表態,各有約一半的支持者。

希拉里是一個好的官僚,可以保持現狀,維護美國家庭的現有生活模式。問題是,若果美國人已厭倦這種模式,又如何呢?

特朗普的行動綱領為:

一,加強反恐和邊境巡邏;
二,他指責希拉里為大企業的傀儡,他表示要以他的方式重振經濟;
三,他評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中國加入世貿、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 他建議的做法是與個別國家逐一簽約;
四,他提出精簡稅項和各類行政管制;
五,他要推翻奧巴馬的醫療改革,容許受保人揀醫生;
六,他答允在任100日內,各政府部門精簡開支;
七,他反對槍支管制;
八,他攻擊過往的政治都是「行禮如儀」;
九,他以美國更強、更有尊嚴、更安全、更偉大作結。
十,他攻擊希拉里的電郵事件。

筆者認為:
1,社會政策的關鍵在醫保;
2,希拉里的情況有點像當年的唐英年,電郵事件不斷發酵;
3,今次大選是不滿現狀和保持現狀之爭;
4,特朗普有可嬴了票數,輸了選舉。

而我的朋友的意見為:

「即使特朗普當選,美元也不會強。

特朗普當選,顯示世上不滿現狀的人很多,而當今的民主制度卻偏幫民粹主義,不利精英主義,英國脫歐就是這樣出現的。但民粹主義作出的決定並不明智,足以對國家造成嚴重的傷害。英鎊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回落的。美元可能也落入同一命運。關鍵是特朗普能否真的令美國變得更強大。我對此並不看好。

再者,美國現有的建制來之不易,既得利益者不可能就此放棄。他們若是在選票上輸了,還可以利用間選制度與策略令自己的代理人當選。小布殊當年就是這樣贏弋爾的。

若果特朗普最終還是當選,他很有可能會死於非命。因為箇中涉及的利益實在太龐大了。

因此市場上還有很多變數,結論未至這樣一面倒。作投資部署時要有多手準備。」

我的回應為:

1,結果不會影響滙率;
2,兩者都是民粹主義;
3,特朗普並非精英,但他攻擊的,這是一個腐敗制度,很巧妙,任何不滿都可以對號入座;
4,希拉里反而更有機會令美國強大,但國家強大不代表人民受惠,中國就是例子,香港也是;
5,特朗普當選也不會被殺,美國民主有複雜的制衡制度;
6作為投資部署,投歐一役全部大行都錯估,變成大家都無事;
7. 特朗普若勝,共和黨的國會選舉必然大敗,所以,中國貿易會冇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