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日 星期六

投票日隨筆



我在昨晚8時許收到一個電話,阿伯口音,通知我明天不用幫長毛助選。我立即知會陳德章,長毛的團隊負責人。關於黑勢力滲透,我在2012年幫助陶君行立法會選舉時已領教過。他的觀塘總站的選舉工程差不多停頓,他的街站令他跌票。他作為主角是不知道的。
今屆共產黨明顯地要搞死長毛。以下是我和快咇的街頭對話。
我:你能不能游200米?
快咇:能!
我:你攬著舊石頭遊,能不能游200米?
快咇笑笑口:不能!
我:你明啦!
快咇:明!

我屬的東九的末席的競爭者全是垃圾。好在有我們的快咇頂著。他大概都會壯烈犧牲。二次大戰的片我們看得多,每次戰役都要有士兵死守橋頭堡的。我只能希望長毛唔死得,將來有個地方落腳。

我今早醒來不斷用手機找數據。鍾庭耀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已是目前最科學最可靠的了。它被共產黨打瓜咗,我們唯有靠香港01的這些共產黨民調,十分不方便。於是,我發訊給朋友群組。
[早上7:41, 201694]: ⁠⁠⁠連我也搞不清超區,快給我其最新民調,因為我投票後要離開,去幫長毛。謝謝!           


我現在才有時間看民主黨在越區出2條名單的白痴做法,不要小看周浩鼎告急。他是有機會的。長毛的選舉工程被滲透。
民主派的窩囊盡現。又話棄選,又不拆横額。其首席又不停止選舉工程。大家將其民調減2點,再稱稱,可能就準確!


            
[早上7:42, 201694我說超區無可能爭取3席,                        
[早上7:47, 201694友人我理解的現時情況:如果你是已登記的「雷動聲吶」策略選民,請平分票給梁耀忠及鄺。若不是策略選民的,照你本意投。                         
[早上8:14, 201694有數據嗎?                        
[早上8:14, 201694]平分等於叫他們一齊瓜。                        
[早上8:20, 201694友人: 我理解,沒有登記雷動的,必須照自己本意投。不要理會平分的策略。
雷動無send 數據來。

我在今天才有時間看看雷動計劃。它不交數據,如何支持其主張?這說明它是白痴計劃。現在泛民支持者差不多處於黑洞作戰,那裡有二任君選一的道理。



[早上8:26, 201694] 友人: 我看,更重要的是叫原本不準備盡選民責任的,都要出來投票,推高投票率!                        
[早上8:48, 201694姐姐,長毛也這樣說,這是廢話。我看了數字後,認為梁耀忠危。

又舉戰爭史作例子,所有的前線將軍在大戰中都會 Mayday 其總帥,說明戰況危急。大佬,那裡還有兵調給你呀!

我發完短訊後一時緊張。
                     
[上午9:12, 201694又胃抽畜,出冷汗,時不與我。痛完了,醒了。                        
我於是出街投票。看到:“民主派的窩囊盡現。又話棄選,又不拆横額。其首席又不停止選舉工程。大家將其民調減2點,再稱稱,可能就準確!”
另一友人在臉書上:“ 早晨,山青!我是不贊成叫人棄選。”
劉山青· 回覆 · 2 · 55分鐘“現在是兩陣交鋒 香港對大陸, 與黑社會擗友差不多, 沒有什麼贊成不贊成的。” 

後語

準備出車,不能再寫了。最後一句話:將其民調減2點,再稱稱,可能就準確!就知道今次的嚴峻。
這是我唯一的一篇文,不介意大家狂丙,因為我不喜歡自己的觀察。我希望自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