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為何民主黨議席升?


兩個傳統泛民主要政黨在今次選舉中似乎沒有受到本土及青年力量衝擊,公民黨保著6席,民主黨反升1席至7席?
2016年民主黨在港島的得票率為11%、九龍西為9%、九龍東為15%、新界西為7%、新界東為7%;同樣地它2012年分別為12%16%15%5%+7%=12%8%。它在2016的全港平均數為 9%201212%,跌幅為25%,相當大。
2016年公民黨在港島的得票率為9%、九龍西為12%、九龍東為14%、新界西為7%、新界東為9%;同樣地它2012年分別為21%16%15%14%7%。它在2016的全港平均數為10%201214%,跌幅為29%





邊際理論

一個傳統政黨會因其定位及政黨工作而得到一般性認受,只要其推薦名單不太離譜,它會大致在各區收到基本盤。民主黨和公民黨的支持度不應計算“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選舉”,若以此計,民主黨的跌幅為25%,相當大,公民黨的跌幅為29%,更大。但止蝕後,他們的基本盤尚足以每區得一席,民主黨在2012年新西拆票令其失新西,今屆補回,因而新西跌5點,屬合理。
兩黨受惠於邊際理論,它們在4年後可以被其害死。在理論上,它們可以同時跌出5區。
公民黨同是陳淑莊,在港島跌了12點,可以理解為公民黨在這4年來有本質的改變;另外公民黨的郭家麒跌幅也頗大,由14點跌至7;民主黨的黃碧雲由16跌至9,似乎沒有受惠於鉛水事件。

後記

民主黨支持度跌41,議席反升1席,其主因是它在2012年和2016年都處於5區各取1的安全區內。雖然鉛水事件似乎不益黃碧雲,筆者認為,民主黨跌幅小於公民黨是因為它在民生政策等方面交了一些功課。正如筆者在選舉論壇的翌日聽到市民討論三跑與空域關係,市民最關心的還是一些已經政治化的重大民生議題,而這些議題是小黨、激進黨、青年新晉等較難處理的議題。
筆者建議傳統泛民政黨加強政策研究。三跑將是未來十年的重大民生議題,它涉及開放東涌和大嶼山,議題十分廣泛複雜,但由於它不是政府工程項目,議員很難跟進。筆者建議新晉議員加入機管局董事局,為港人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