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從三跑進展到民主



港人對高鐵中的一地兩檢和三跑的共享空域的戒心其實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不想與大陸的結合,或更坦白地說,不喜歡大陸制度。而泛珠江三角洲的空中和鐵路融合又是一個不可逆轉的事實。這是說,港人是在共產黨的管治下,林鄭是共產黨派來管治香港的代表,基本法不保障港人的自主性。因而,所謂香港獨立、排斥大陸人是自欺欺人的想法。尤其是網絡流傳的排斥大陸人的短片實質只是歧視大陸的窮人,對有錢人是沾不著邊的。

三跑和機場擴建在前一段時期沸沸揚揚,現在又沒有議員關注。事情是它已進入是全面啟動的階段,由於太技術性,所以沒有抄作的意義。

空域共享

從三跑計劃的第一天,英國顧問公司NAT 已清楚表明,不重新設計空域,三跑不能提升飛機的升降能力。而真正地共享空域的首步就是進行一場重大的電腦模擬,以設計在三跑下如何編制新的近場升降航空圖,及實現每小時102班升降的能力。(註一)民航局表示其快速模擬測試正在進行中。
另外,一些先進的手法正在採納,它包括“性能為本的跑道容量公佈”。它在倫敦希斯路機場已使用。它是用電腦編航班以期更有效地使用跑道的系統(註二)。
增加跑道容量的另一個方法是讓飛機更加跟得貼地升或降。但這要考慮之前一班機所引起的擾流問題。大機的擾流更大,所以隨後的間距要多些。國際民航組織原本將飛機大小分為四級的。現在由於A380和俄式AN124運輸機超級大型機種的出現,再細分為6級,有助提升跑道容量。(註三)

民主團體的困局

總之,三跑涉及複雜的技術問題。民間團體和泛民的問題是流於泛政治化,只能在問題開始的時候介入,反映市民的焦慮,這是好的。但到進入落實的階段時,便出現無以為繼。三跑如是,一地兩檢如是。這一問題是港同盟年代延續至今的問題,必須解決。

───全文完────

備註

註一

2017710
民航處
進一步提升珠三角地區空管效率
23
快速模擬測試
Fast-time simulation (FTS)
模擬現實環境空中交通情況的電腦軟件以靈活、高效率和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對空中交通管理多個範疇在目前及概念設計中作評估透過高速運行,模擬測試能對一段長時間的空中交通運作作可靠、真實及詳細分析量化的測試結果有助航空界持份者在籌劃決策階段作出有依據的優化空中交通運作的決定。




註二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會議
討論文件
立法會
跟進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
與三跑道系統相關的空域管理事宜的最新發展

三跑道系統相關的空管及空域規劃工作


2. 民航處會繼續透過三方工作組的討論和協調,研究和落實措施,循序實施《二零零七年方案》内達至三跑道系統每小時處理102班航班的長遠目標。有關的研究工作會包括各項優化空域及空管的措施。與此同時,民航處亦會參考海外民用航空和空管技術的最新發展,包括更新及改進衛星導航技術以優化本港的導航程序,研究在香港實施「性能為本的跑道容量公佈」4的可行性,及觀察在歐洲部分機場 (如倫敦希斯路、巴黎戴高樂、法蘭克福及杜拜) 試行的「歐洲對尾流紊流類型重新分類計劃」5在空管效益方面的成效,以評估在港實施類似計劃的可能性等。以上措施若証明可取可行並能落實,則不但有助提高空域及空管運行能力,應付區內各機場新跑道落成後所帶來的額外航空交通流量,亦能促使珠三角未來的空域管理能更貼近國際最先進水平,配合國家將民航事業發展藍圖融入國家重大戰略的目標。政府會繼續適時透過各種渠道發放相關訊息,讓航空業界及公眾知悉相關工作的主要進展。

4 「性能為本的跑道容量公佈」– 全名為 Performance-based Capacity Declaration (PBCD),為一種跑道容量管理策略,利用電腦模擬軟件,考慮跑道、空管等多個運作條件及不同航班的編配組合,去釐定一個可以提升機場容量及運作效率的航班時間表。PBCD 已在倫敦希斯路機場有效使用。

註三


5 「歐洲對尾流紊流類型重新分類計劃」– 全名為 European Wake Vortex Re-categorisation(RECAT-EU),為美國聯邦航空局及歐洲空中航行安全組織於 2005 年提出。該計劃建議對國際民航組織現行對航機之間所需的尾流紊流最低間隔標準重新進行審議及界定,包括將現行航空器尾流紊流類型由現時四類重新劃為六類,從而達到更高效使用跑道容量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