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南北韓永遠不會統一



我的工作環境容許我邊看電視,邊寫文章。昨天,整天看著南北韓會談,真是震撼人心!金正恩和文在寅表現著高水平的政治家風範,沒有婆婆媽媽的。香港的永遠學一到。在政治家心中,要麼就互射核彈,要麼就把酒言歡,乾脆利落。我看了金正恩文在寅《板門店宣言》全文,沒有什麼問題,so far so good。當中的解決手段相當具體,唯一例外是去核化。
西方的評論家集中質疑北韓的除核計劃的決心,反映出西方也有很多蠢人。美國佬風光咗咁耐,金仔梗係將特朗普當人肉提款機,逐支當  Lafite  紅酒賣畀傻普啦!
錢解決到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文在寅、金正恩、特朗普三人心中有數的,點會同你班凡人講。
 南北韓永遠不會統一。單是執埋“已經發表的共同宣言和已經達成的協議”、“高級別會談等各領域的對話和談判“、“設立雙方官員常駐的韓朝共同聯絡事務所“、“民間交流”、“2018年亞運會”、“協商離散親人團聚”、“升級改造東海線及京義線鐵路和公路”、“將非軍事區打造成和平地帶”、“將西部海域北方界線一帶打造成和平水域”共同捕魚、“防長會談等軍事部門會談”、“分階段裁軍”、“韓朝美中四方會談”和“ 文在寅訪問平壤”,都有排搞啦!仲有,北韓可能先在觀光旅遊業撈一大筆。
北韓咁窮,兩地生活習慣咁大,點統一呀?
任何現實的政治家都知道無可能。你估西方國家的專家白吃飯嗎,美國國會有百多名專家協助跨黨派議員審議法案,香港的小學雞立法會當然是冇希望的,仲駛講。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CRS)專門為美國國會工作。它協助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委員會和各黨派議員,提供政策和法律分析。 作為美國國會圖書館的立法分支機構,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在一個多世紀以來一直受到國會山的尊重和重視。》

The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CRS) works exclusively for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providing policy and legal analysis to committees and Members of both the House and Senate, regardless of party affiliation. As a legislative branch agency within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CRS has been a valued and respected resource on Capitol Hill for more than a century.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一定有分析過東西歐統一的慘痛經驗。香港班社運份子,只理解結婚和離婚,唔知道有“快樂分手“,請教吓岑建勳啦!
在這政治世界裡只有有錢的大陸人、冇錢的大陸人、有錢的香港人、冇錢的香港人。其順序大概是有錢的大陸人高尚過冇錢的香港人。
D港獨派的論述只有,“香港已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冇得講廣東語”,實在笑鳩死人。
我在之前在臉書出了一個盤口,在這裡開盤。
『特肥會面的結局是特朗普被羞辱,一賠一。肥仔金在北韓已經大哂。其唯一與美國修好的目的是搞改革開放,但看來他冇,因為這玩意對官僚來說,唯一吸引力是想學中國一樣做貪官大國。這是中國改革開放28年總結出來的經驗。我看肥仔金冇這打算。
美國佬無論如何狡猾,都斗不過農民。他們不明白,農民答應的,永遠不會兑現。他們願意兑現的,永遠不會說出來。你們看肥仔金見完習近平後,有否召開聯合記者會?
習近平找他到北京,未必擔心北面大打出手,他可能叫肥仔金玩番傻特一次,出口烏氣!』
只有馬龍下注。“山青,我下注!我唔認為特朗普蠢。搞完中國再同北韓傾計,有啲似戰國時代策略。”看來,我要輸一餐蓮香樓的荷葉鴨了。不過,有一包我打死都唔服輸,就是“中國改革開放28年總結出來的經驗就是可以做貪官大國。”
看來,我錯了。習近平召金正恩到北京,唔係叫他整蠱喪普,而是教他貪污大法。今次兩韓會談,習近平就著數,因為他掃平了北面的火藥庫,可以途經北韓,去南韓和日本推銷專制的好處。
最慘的可能是我們,若習近平一吓心雄,又搞台海統一。就大鑊了!